首页 > 农村社保 > 正文

内蒙古盐滩巨变绿满原畴

2019-01-05 10:37:06

  蒙古语中,巴彦淖尔意为富饶的湖泊。这里有一个迎着太阳而生的产业——葵花。

  被誉为葵花之乡的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五原县,葵花种植面积有100多万亩,年产葵花籽5亿斤,占全国的1/8强,堪称中国葵花产业第一县。

  一直以来,种葵花既是五原县结合市场需求、做强特色的主动作为,也是受制于盐碱地现实束缚、被动适应环境的产业选择。而就在今年,这里的种养结构发生了快速变革,从耐盐碱水稻种植到渔稻共生循环养殖,再到微咸水养殖南美洲白对虾,一些五原农民过去闻所未闻的产业开始在这片盐碱地上生根发芽、开枝散叶。

  是什么原因让这片盐滩上的人民突破土的围困,实现了结构优化、产业升级?记者走进巴彦淖尔、深入五原县,一探究竟。

  源于盐碱地变高产田的朴素追求

  位于内蒙古西部、黄河几字弯顶端的巴彦淖尔,自古就是引黄灌溉区,1070万亩耕地更是亚洲最大的一首制自流灌区,发展农牧业拥有较好的土地基础条件。

  然而,特殊的水土、气候要素综合作用,也在这里形成了大片盐碱地。长期以来,由于地处河套平原最低洼地区,黄河和总排干渠阴渗严重,且农田配套建设相对滞后,巴彦淖尔全市不同程度的次生盐碱化耕地多达484万亩,占全市耕地面积的46%以上,使这里成为黄河中游盐碱化耕地的主要集中分布区。

  满眼一片白茫茫,寸草不生碱圪梁,年年辛苦都瞎忙,大片土地尽撂荒——这是当地人形容盐碱地的顺口溜,句句透露出心酸和无奈。盐碱重造成的土壤板结、地力下降,种植业结构调整空间极其有限,且农业生产风险大,常常广种薄收,卡住了巴彦淖尔农业发展的脖子。在这样的土地上,实现脱贫奔小康、乡村振兴,难度可想而知。

  必须从根上解决问题。为此,内蒙古自治区党委、政府明确提出,要大规模开展盐碱化耕地改盐增草(饲)兴牧工程,其中改良巴彦淖尔盐碱化耕地484万亩是重头戏。

  2017年,巴彦淖尔市按照自治区政府主席布小林先做好示范的指示,着手启动实施5万亩改盐增草(饲)兴牧试验示范项目,探索盐碱地改良技术路径和盐碱地改良后的多种经营模式。经过深入研究,巴彦淖尔市将当头炮交给代表性较强、盐碱地治理基础相对扎实的五原县来打,要求务必打响这一炮。

  五原县200多万亩耕地中,不同类型的盐碱地高达123万亩,超过全县耕地总面积的一半。作为全市盐碱地改良的急先锋,五原县一直在探索攻克这道土地关。早在2009年,就在中国农科院专家指导下,与多家科研院所合作向盐碱地宣战,主动开展盐碱地改良试验。截至2017年,五原县已累计改良盐碱地16.5万亩,积累了一定的经验,也增强了打赢改盐增草(饲)兴牧这一仗的信心。

  当试验示范项目落地五原县后,县委、县政府不仅没有把任务当负担,反而感觉如获至宝——借力自治区政府的指导和政策、资金的支持,将过去积累的技术模式、沉淀的改良经验进行一次集中检验和提升,将大大有助于将贫瘠的盐滩变成肥沃的良田。基于政府和市场合力的治理模式盐碱地改良是一项千百年来的老问题,也是世界级的大难题,更是高难度的技术活,五原县虽然有过去探索的基础,但相较于问题的复杂性,刚刚接手项目时的技术、措施还远远不够。

  特别是五原县盐碱地成因十分复杂,盐分的运行规律也极难总结,县级财政配套能力弱,能用于科研的经费投入有限,科技队伍力量也相对薄弱。再加上,多年以来,农民已经固化了盐碱地难治的观念,对改良尝试持怀疑抵触情绪,使盐碱地改良变得难上加难。

  据测算,盐碱地治理每亩投入高达3000元。虽然自治区政府和巴彦淖尔市政府为该项目配套了1.5亿元资金,但是未来改造全县近百万亩和巴彦淖尔市400多万亩盐碱地,需要上百亿元甚至数百亿元的投入,不可能全靠政府投入。作为试验示范项目的实施主体,五原县必须探索出广谱筹资的治理模式。

  基于这种考虑,五原县实施项目有一个突出特点:政府有为、市场有效。坚持让市场力量在盐碱地治理中,发挥决定性作用,政府更多在政策扶持、产业规划、宣传引导上发力,当科研团队、企业介入项目后,政府职能迅速转变为服务为主,让企业当主角,由产业来推进。

  五原县首先花大力气在项目区按照统一规划实施原则,大破大立补基础短板,改善花花田的情况,实现渠、沟、路、林、田全面配套。记者从《项目投资概算表》中看到,该项目47%的资金用于了林路配套和田间基础工程。

  在土地流转过程中,五原县明确了谁投资谁受益原则,扶持和引导试验方与农户、村集体建立利益联结机制,让企业或科研单位有地可试,让农民群众有钱可赚,以期探索出盐碱地改良的市场化运作模式。

  该项目发布后不久,就有不少企业表现出了浓厚兴趣。从今年正月初三开复工以来,这里就成了土地整理的主战场和技术集成的试验田,五原县副县长韩俊义告诉记者。以河北硅谷、山路集团、中储草、蒙草等14家龙头企业为主,共73家企业共在项目区流转了两万亩土地,直接从规模化经营、机械化作业、标准化生产的高点出发,因地制宜、因技制宜发展耐盐牧草、生态循环养殖、乡村旅游、光伏农业四大产业,让产业成为盐碱地治理的动力之源。

  经过全方位考察和多轮次协调,五原县引进中科院、中国农科院、清华大学、中国农业大学、宁夏大学、河北硅谷农业科学研究院等17家科研院所、30位专家的科研力量。目前,项目中的9支专家团队围绕盐碱地改良,针对轻度、中度、重度及不同成分比重特点等问题,已累计开展了22个课题研究,引进试验改盐新技术21项、改盐新产品36个,盐碱地改良新手段井喷式涌现。

  着眼于长期持续发展的创新项目

  有机硅是一种神奇的新型材料,在治理盐碱化方面有着令人惊叹的效果。长期研究材料化学的农民科学家、河北硅谷农科院院长宋福如一直致力于以有机硅肥提升耕地质量,让大地恢复生机与灵性。

  使用新材料是以科技解决现实问题的一种有效形式。在主管部门和业内专家看来,盐碱地治理试验不仅要找到成熟技术,还要让技术易于农民接受,而施肥技术难度低、有助于增产,显然是一项极其利于推广的技术。

  试验与产业相结合,是五原县实施项目的一大创新。隆兴昌镇的盐碱试验田中,一种名叫甜高粱的牧草长势旺盛。这是由中储草生态科技公司所引进的耐盐碱饲草,不仅让过去寸草难生的盐碱地重新长出了收益,而且长期种植还能有效降低土壤盐碱含量。

  除了甜高粱,在项目区还试验由籽粒苋、野大麦、偃麦草等23种优质耐盐牧草1.6万余亩。这些试验正为日后耐盐牧草种植大面积铺开打前站。

  如果仅种、卖牧草,产业就仍停留在前端,农民收益有限。试验示范项目的最终目标是兴牧富民,打通生态种养全产业链。目前,依托五原县百万只肉羊生产示范园,肉羊品种和养殖技术不断改良,带动农户新增优质基础母羊6000只。内蒙古君羊牧业投资建设的1万只奶羊核心育种场,也在建设当中。

  在第一产业之外,企业还将盐碱地改良与天籁湖影视城、农耕文化博览苑等旅游项目有机结合,打造乡村旅游观光基地。治理同时成为造景,乡村旅游产业也随着项目起步。

  2018年6月底,五原县5万亩改盐增草(饲)兴牧试验示范项目迎来了中期大考,由众多权威专家组成的评审组,对12项科研院校课题,以及11家企业的产品、技术、模式、效果进行了综合评估。

  在专家组看来,项目采用政产学研相结合的一体化思路,破解了人、财、物投入方面的难题,形成了一种有效、长久的盐碱化治理投入机制。项目重视科学技术的产业价值,引进科研院校实地筛选和试验了一大批具有较好耐盐碱性的牧草、粮经作物、绿肥等优良新品种,优选了一批生物型、化学型的复合生态改良剂与调理制剂,为成果产业化应用提供了重要验证载体,为建设河套绿色有机高端农畜产品生产加工输出基地和天赋河套区域公共品牌奠定了基础。

  政企之手在探索中握紧,系列技术在试验中成熟,绿色生态在治理中筑牢这些成效充分表明,项目的示范效应已经开始发挥,一条盐碱地改良治理与乡村产业振兴融合的道路日益明晰。

声明 本文来源:村姑公益,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转载的其他来源的文章不代表本站完全赞同其观点或对其真实性负责。本文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予以删除!